自拍貼圖

關於部落格
自拍貼圖
  • 5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限縮死刑也是一次法治文明觀的普及

  傅達林   死刑存廢是個很容易“上火”的爭議性問題。1997年刑法大修,我國一共確立了68個死刑罪名,成為世界上死刑罪名較多的國家之一。實際上,從世界範圍看,那些保留死刑的國家,大多也只是將死刑適用於極端暴力的少數犯罪,取消非暴力犯罪死刑是世界潮流。倘若適用死刑的罪名較多,必然在社會治理層面促使人們迷戀死刑或重刑的威懾力。   為此,2011年刑法修正案(八),一次性取消了13個經濟性非暴力犯罪死刑罪名,使得刑法中的死刑配額大幅下降,贏得了廣泛的社會聲譽。而三年來,並沒有證據證明,死刑取消後那些經濟類犯罪有增長的趨勢。這說明我們需要重新思考,死刑與犯罪率之間是否存在必然的關聯。為此,近期啟動的刑法修改,再度將目光瞄準死刑的壓縮,擬取消集資詐騙等9個適用死刑的罪名。   但是從刑法修正案(九)草案審議情況看,委員們對這次取消死刑適用罪名還存在不小的分歧,尤其是在取消走私武器彈葯罪、走私核材料罪、強迫賣淫罪的死刑方面,人們還有不同意見。“強迫賣淫罪,從披露的情況來看,有的相當惡劣,可以說是對婦女野蠻的踐踏。對這種犯罪行為,如果不用死刑來震懾的話,這種現象還會持續很長時間,這種犯罪行為也始終是對婦女的一種威脅”,這種意見代表了相當一部分民眾的意見。   250年前,一位26歲的青年,第一次向當時濫用的死刑發起了石破天驚的質問:“濫施極刑從來沒有使人改惡從善。這促使我去研究,在一個組織優良的社會裡,死刑是否真的有益和公正。人們可以憑藉怎樣的權利來殺死自己的同類呢?”今天,當我們重新聆聽近代刑法學鼻祖貝卡利亞犀利的言辭時,在感嘆其身後人類法治文明進步的同時,依然會為現實中公共政策的選擇而慎重權衡。   我們畢竟生存在一個現實的社會裡,無論是對犯罪治理的需要,還是老百姓的觀念,都在以各種方式影響著一個國家的刑法制度。因此在對待死刑的問題上,我們既要“仰望星空”,也要“腳踏實地”。從這兩次取消或擬取消的死刑罪名看,大多是罪不至死的犯罪,或是運用範圍極其有限的犯罪,繼續保留死刑對於犯罪預防的效用不大,也或是採取其他替代性刑罰能夠有效治理。   不難看出,在有限取消死刑的立法行動中,依然保留了死刑威懾力的考量,而這背後則是強大的民意支撐,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表明,那些保留死刑甚至大量適用死刑的國家和地區,其社會治安要好於那些廢除死刑或很少適用死刑的國家和地區。聯合國曾在兩次關於死刑與殺人罪的關係調查中,都得出結論:沒有證據支持死刑比終身監禁具有更大的威懾力。但是在中國,大多數民眾心裡依然將死刑視為震懾犯罪的必要機制。對他們而言,考慮的不是法治的文明與否,而是“不殺不足以平民憤”的心理訴求,以及預防犯罪的現實需要。   事實上,死刑的保留與否,既不能完全抱著對法治文明價值的理想化追求,也不能完全陷入治理的現實主義窠臼。它需要在不同的社會治理領域,綜合考慮遏制犯罪與法治文明的價值平衡,同時還要兼顧死刑本身的成本與效益。而在取消死刑罪名的中間道路上,法律的修改就體現出了仰望法治文明星空的價值追求,同時也立足於國情民情和治理犯罪的需要,於平衡中求進步。這種妥協式的進步,我以為也是針對社會上對待死刑的觀念差異,去努力消除隔閡、凝聚共識,追求一種“立足現實而又超然現實”的目標。因此,每一次取消死刑罪名,亦可視為普及、傳播先進法治文明觀的過程。   (作者系西安政治學院副教授)  (原標題:限縮死刑也是一次法治文明觀的普及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